時間:2013/07/17(四)20:10
地點:光點華山二廳
主持人:胡延凱
出席: 施立(導演)/尹馨(女主角)/高盟傑(男主角)
紀錄:陳郁佳/攝影:陳若薇

《回家的女人》原是公視人生劇展的作品,在今年台北電影節首次以大螢幕的形式和觀眾見面,更是施立導演的第一部劇情長片。這個靈感來自於報紙上真實報導的動人故事,探討每個人願意付出的愛、接納、和包容的程度,令全場觀眾動容。

主持人:施立導演在2012以《離家的女人》入圍台北電影節最佳短片?請問導演有拍三部曲的計劃嗎?
導演:其實一開始沒有這個計劃,這兩個劇本的創作是完全獨立的,是拍完《離家的女人》後剛好又有一個和女人、家庭相關的故事,所以有了《回家的女人》。當然,我想作為創作者,我們的作品一定會反映出我們潛意識中重視的議題,家庭、女性這兩個議題一直都是我很關注的焦點,所以我想未來應該還是會有和這個主題有關係的作品和大家見面。

主持人:尹馨要不要談談接演這個角色最大的挑戰?
尹馨:最大的挑戰我想是我個人和這個角色完全不同的心態與個性。當初看劇本時這個角色的介紹是很簡單的,但真正接演後,我很難理解怎麼會有一個女人生了孩子就離開了,尤其我也不是這樣的女生,所以我和導演討論了很多這個角色的過去、心態的轉折。拍攝的時候每天收工還喝了很多酒,怎麼去揣摩這樣的角色的層次,我覺得是最大的功課。

導演:確實,開拍前我和演員們其實把這兩個角色的故事完整的都寫了出來,包括十年前他們為什麼相愛、為什麼會生下孩子、尹馨為什麼會離開,這十年她的生活都完整的架構了出來,讓演員們更好去進入角色。

主持人:高盟傑呢?拍攝的過程中有沒有特別困難的部分?
高盟傑:演這部戲確實也花了我很多時間,因為平常我是蠻多話的人,但這個角色本身是蠻壓抑的,所以為了調整自己,我開始讓自己不說話,讓自己一直沉溺在這個角色中。其實導演幫我很多,我的角色是個單親爸爸,而我本身也是一個單親爸爸,所以這個角色對我有很大的意義,我當初看到劇本就跟經紀人說我一定要演這部戲,要他無論如何要讓我先跟導演見面。我想這一切都是緣分。

導演:而且還壓力大到開刀。拍攝第一天收工後,就接到電話說盟傑住院開刀,膽囊發炎,然後我就趕快Google看膽囊發炎是什麼病,就看到病因之一有:壓力太大,害我很疑惑我有給你們這麼大的壓力嗎?

高盟傑:有!像尹馨阿,拍完這部戲之後她家的空酒瓶是一整片的,真的是每天下戲都需要喝。

主持人:分享一下和小孩子對戲的過程吧
尹馨:是一個很怪的小孩,應該看得出來吧,但他真的很適合這個角色,這也是他第一次演戲,我也很好奇導演當初怎麼找到他的?

導演:安親班。本來在選角時也找了很多經紀公司幫忙推薦,但都不太滿意。後來就跟我的製片團隊說不管你們怎麼找一個,素人演員也沒有關係。他們很聰明的去安親班看,跟小朋友聊天,然後就把他帶來跟我聊。但這個小朋友真的很適合,他本身就是一個很多話、不怕生、會自己找話講的人,而且現在的小孩都很成熟,可以很清楚地跟他說:「現在要認真工作喔」,然後演得不好就把他拉到旁邊去說:「你看你現在這樣大家都在等你,你覺得這樣對嗎?」咦,我這樣講會不會被告?(笑)其實我們都對他很好啦,之後有機會大家可以問他。

高盟傑:跟小朋友對戲其實很快樂,因為他很少照劇本來,所以會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發生,電影裡有很多話都是他自己加的。每看一次,我就又再一次覺得他真的很厲害,而且他真的長得蠻像我兒子的。

尹馨:我剛剛發現,為什麼他們在最後一幕搭計程車時,俊榮說:「我等等帶你去一個地方。」然後小朋友說:「哪個地方?」,可是最後沒有演出到底要去哪個地方?所以那是?

導演:原本劇本中是有個地方的,後來在現場對戲時,覺得保留這個空白,會創造出更多無限的可能,給觀眾想像,這樣也蠻好的。我心裡有一個地方,但後來不講的時候發現人生真的有很多的可能。

尹馨:所以大家可以想像這真的是一個非常詩意的劇本。

主持人:我比較好奇盟傑摔西瓜之後,兩個人有一場非常激烈的爭吵戲,是有先排練過嗎?還是即興演出?
高盟傑:噢這個沒辦法即興演出。其實拍這場戲時我有一點障礙,因為我沒有拍過這種戲,而且我很緊張,沒有開拍前我就一直問導演什麼時候要拍這場戲,因為原本劇本裡寫的是……

導演:通常這種戲我一定寫的很簡單,大概就是寫「撲倒……」帶過去(笑)

高盟傑:我真的很緊張,比我第一場打手槍的戲還可怕,當然我覺得要很謝謝尹馨,沒有他我可能拍不下去。講實在話,這場戲從頭到尾都是尹馨和導演帶我。

尹馨:我們也是在現場才在討論應該要怎麼表現比較好。

導演:尹馨真的是一個在表演上很願意付出的人,所以她也不在意會不會需要更大尺度的裸露。(尹馨:因為公共電視阿,有尺度的限制,不會到哪裡去的)對啦,我們本來也想過地板上結束後帶到房間,但也覺得這樣很怪,就覺得在地板上解決所有的愛恨情仇就好了,也不需要有很大的裸露,重點不是要表現性愛,而是想表現兩個人分離很久後,重逢後關係的改變。

尹馨:其實沒什麼犧牲,就大腿被摸一下而已。

 

【觀眾提問】

Q:想請問高盟傑真實生活中和兒子的相處是否像戲中一樣,有沒有一些投射?
高盟傑:當然有,真實生活中我和我的兒子相處就像朋友,因為我年紀也不大,一定不是嚴父型,所以開拍前我也和導演討論過我平常和孩子的相處模式,我是一個怎麼樣的父親,那導演也覺得這樣的表現方式很好。就像我說的,他真的和我的兒子長得很像,聽導演說小朋友真實的父親也長得跟我蠻像的。

Q:女主角回到家中的心情,是愛這個老公?還是想要解釋什麼?他的心情到底是什麼?
導演:其實我覺得我們每一個人做決定時,有時候是可以很清楚的有一個脈絡,可是有時候是沒有原因的一個衝動。這個女人離開家十年,因為自己的生命走到終點,所以回到家中看看兒子,可是這十年之中她隨時都可以回來的,我覺得她只是覺得應該要回家看一下兒子,了一件事。所以她回家時沒有任何要贖罪的態度,我覺得反而是回家的過程中發生的事情,像是燒炭時她才是真心的懺悔,才去思考她的回來是否是錯誤的?所以一開始我們對這個角色的設定就是自私的,因為我們大部份的人是無法想像一個人行將就木時的心情到底是什麼?想法是什麼。但我們都沒有走過這個階段,所以我覺得這個過程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我覺得她就是單純的想回來,一種「老娘要走了是最大的」,所以要回來看看,看完我就要走的心態。

Q: 特別感動的三個場景:第一個是媽媽剛回家,吃飯的場景,幾乎是一鏡到底,沒什麼講話但劇情張力很夠;第二個是在十八王公廟的海邊,也是含蓄的長鏡頭,平靜的大浪對照演員情緒的波濤洶湧;第三個是最後燒炭的部分,從前面的累積到最後一瞬間爆發出來的情緒,所以我想請問的就是你們是怎麼處理這場戲的?尤其是男主角,哭到眼睛都發白了。
導演:謝謝我的老師的讚美,這位觀眾是我的恩師。確實燒炭這場戲是整部戲的高潮,所以前面有很多刻意壓抑的情緒描述來堆疊,到最後有這個震撼呈現給觀眾,其實原本的拍攝是更長的過程,他的崩潰這過程是非常完整的流程,原本第一版剪接時的畫面比現在多,但是連我自己看都覺得情緒太沈重了,而我也是一個害怕太過煽情的人,男主角是真的淒厲崩潰的哀嚎,當然現場尹馨也是在角色中盡力的安撫男主角,但他還是真的崩潰了,這是沒有設計過,不是我跟他說這先哭三分鐘然後慢慢收回來這種。

高盟傑:那場戲我覺得我是俊榮,不是高盟傑。因為整個劇本從同看到尾,這也是整部戲的最後拍的一段,這整個過程中我就覺得我是一個計程車司機,尹馨是我老婆,我也很愛他。我已經哭到忘我了,導演都還沒喊卡,大概哭了十幾分鐘有吧,總結就是我覺得當下我就是俊榮,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哭的這麼久。

今天除了是《回家的女人》的大螢幕首映,也是導演生日!現場工作人員也帶來神祕的蛋糕位導演慶生。導演也表示當臺北電影節公佈節目表時,他就覺得這是最好的生日禮物,就像在拍教會的那場戲時,他希望現場的人都是教友,是他認識的人而不是臨演,那種家人的感受是演不出來的。今天現場有很多他很重視的人,很謝謝大家一起合送的這個大禮。

尹馨也表示第一次在大螢幕上看《回家的女人》,是徹底的被感動了,高盟傑也謝謝台北電影節讓大家有機會在大螢幕上看到《回家的女人》,更感謝導演把這麼一個故事帶進他和尹馨以及現場觀眾的生命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台北電影節

2014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