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4/07/16(三)11:00
地點:光點華山二廳
出席:演員:管管、閻永恆(星星王子)、楊亮俞 / 配樂:吳睿然
主持人:台北電影節國際聯絡  蘇逸華
紀錄:李孟灝 / 攝影:鄭惟元

張作驥導演的《暑假作業》於去金馬影展首映,得到第五十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兩項提名,今年也入圍了台北電影獎最佳劇情長片。今天的場次可能是《暑假作業》最後一場放映,電影中幾位重要演員特別蒞臨現場,在映前和觀眾打招呼、與大家一同欣賞電影,並在映後與觀眾座談。

主持人:想請問飾演管小寶的楊亮俞,你本身是生長在都市嗎?
楊亮俞:其實我從出生到現在都住在拍片的地方屈尺,因此要演從都市到鄉下的小孩,還滿難的。 

主持人:排戲、拍戲的兩個月都在屈尺,有什麼難忘的經驗嗎?
楊亮俞:應該是划船吧,因為我一直沒有機會划船,第一次體驗,覺得很好玩。

主持人:想問管管爺爺一個嚴肅一點的問題。你在片中飾演一個女兒離婚、兒子即將離婚的爺爺,生活中突然多了兩個小鬼頭。電影中那場和女兒的對手戲,女兒的母親是缺席的,請問你如何揣摩?
管管:就照導演的指導來吧!我活了那麼大歲數,有個女兒,但我和我女兒目前還沒發生過這樣的問題。對於離婚,以我這個老頭來講,這個問題當然最好不要發生,就算發生了,就結束它。據說現在在台北市所有的婚姻中,有百分之六、七十會離婚,女人結婚前,要注意一個問題,要先考慮嫁的男人有沒有錢,如果兩家都沒有錢的話,結婚就很好;如果其中一個有錢,那就要小心,一定會發生政變,就會要離婚、要簽離婚條件。當然結婚是很過癮的,大家沒事結婚,結了婚就離婚,我本人就離了兩次,還想離個十次八次,希望老天保佑我活久一點(笑)。其實我非常反對離婚,要嘛不要結,結了就不要離,如果雙方家境不一樣,弄在一起總是很麻煩。對不起,我這個老頭子講話講太多啦!送大家幾字箴言好了,夫妻之間(相處),就是「是、好、對」,就沒事了,還有「聾、啞、瞎」,發生事情,假裝沒聽見、沒看見就好了,被罵了,也不吭氣、不講話。

主持人:星星王子和亮俞一樣都是第一次演戲,第一次就和張作驥大導演合作,感覺如何?
星星王子:滿有趣的。我是標準的本色演員,就是去找這樣子的一個人,來演這樣的角色。但角色和我實際的樣子還是不太一樣,其實我對孩子很好啦!孩子有什麼事都會和我說。因為我在媒體待過一段時間,對於操作的方式還算熟悉,所以合作感覺很舒服。我剛剛還和亮俞說,有一段他探索環境的戲,那時我是第一次試鏡,就在旁邊一直看他,他覺得很害羞。這次合作的經驗很特別,導演只會和你說待會要講些什麼,我還想說「怎麼沒有劇本!」,是很即興的。例如導演會說,管爺你待會要刁難他,而你就說他鞋子有問題等等,很多戲都是偶然,鞋子這段戲就是導演突然講的,是一個爺爺管爸爸、爸爸管兒子的場景,演起來滿好玩的。

主持人:吳睿然老師已經是第二次和導演合作,是如何和導演討論出音樂的感覺?
吳睿然:我們合作的方式很有趣!我住在維也納,今天其實是第一次在大螢幕看到這個作品,覺得很棒。合作過程中,導演會告訴我大概的故事,沒有劇本,只講整體的氛圍如何,然後我就開始寫,他跟我說有什麼問題,然後我再寫,寫兩首,他打槍一首(笑)。這部電影和上一部《當愛來的時候》有很大的差別,那部電影的情感非常強烈,所以音樂也很強,這部電影則是雲淡風輕,我的音樂也寫得很淡。我們都是用網路互相溝通,寫完一首,就寄給他聽,他說OK,就用。我太太是日本人,電影中的小提琴就是她拉的,她今天也有來到現場。

主持人:今天難得三代同堂的演員到齊,又是本片最後一次放映,那麼我們就把握時間,讓現場的觀眾發問。

Q:我想請問關於配樂的問題。去年這部電影在金馬影展首映時我有去看,今天是第二次看,這次觀賞時才特別注意到配樂,非常好聽,但上一次觀賞沒注意到。想請問兩次放映之間,音樂有調整過嗎?
吳睿然:音樂就是這樣,完全沒有動。

星星王子:我可以解釋一下這個現象,其實這部電影我看了好幾次,無論在家裡看,還是在電影院看,每次看的感覺都不一樣。這部電影很有趣,我剛剛一直想問觀眾有沒有人哭了,因它會有一些moment,讓你突然覺得情緒到了。每一次看,雞皮疙瘩都會跑出來,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這次再看,我也看到之前沒注意到的部分。其實這部電影已經發行DVD了,剛剛我也小亮討論,說幕後花絮的NG畫面很好笑。每個觀賞的過程,從不同角度看,都會看到別人沒看到、自己之前沒看到的東西,這就是為什麼你第一次沒注意到配樂,因為配樂是一個很輕的東西,就像心中一個小小的聲音,告訴你要怎麼做,但你沒有去理它,類似這種感覺。這部電影我們拍了好幾個結果,剪接的前後有許多變化,其中一個版本是爺爺死了、另一個結果是爺爺活著,每個感覺都不一樣,最後導演選了這個版本。仔細看,就會發現有很多小東西在裡面。反正這是最後一次上映嘛,我稍微講一講細節好了,電影中談到管爺女兒的感情,她和人碩十年前交往過,但突然離開、嫁給別人,其實這中間有個故事,是導演沒講出來的,裡面有一條線慢慢地牽著,不仔細觀察,很難看到這個細微的情愫,和那個小女生也有關係,這樣大家開始有點感覺了吧!故事中有非常很多很小的細節,每次看都不一樣。

Q:想請問配樂的部分,導演只有給你故事大綱嗎?還是在影片完成後,才開始製作?
吳睿然:音樂是在戲殺青之後我才開始寫,但並不是剪完後才開始配樂,所以整個創作過程等於是導演告訴我片子的氛圍。我寫音樂的時候,都沒有特定說要放在哪個場景,所以音樂等於也是即興的,不知道最後會放在哪理。只有開場的那一首,是我和導演都覺得要放在開場,其它的,都是寫完後他們自己去擺。

星星王子:這就像我剛剛講的,電影有好幾個版本,段落都不一樣。有時導演不滿意、重新剪,把音樂放在不同的地方,感覺突然就對了,這就是導演很厲害的地方。

Q:這部戲沒有劇本,有沒有哪一場戲令你們印象特別深刻?
星星王子:沒有劇本,難的是演員,因為很容易凸槌,尤其是小朋友,有時會講一講突然卡住、不知道要講什麼。導演想要很自然、流暢的感覺,因此也不會特別修我們的語法,但沒有劇本的好處,是可以很自由地走。螢幕上大家只看到一個畫面,但現場其實有三個機器、從三個角落拍攝,導演就說「你們做你們的,我們拍我們的」,拍完一次後、調整機器位置,再拍個兩次,導演就有九個不同角度的take可以剪。導演習慣殺青後休息一、兩個月才開始剪,所以他從十月開始慢慢剪,大概剪了半年以上,還沒剪完。我們原本以為拍完的隔年暑假電影就會出來,結果又多等了半年,到寒假才出來,拖了一點時間。所以我們剛剛還在講,這一場才是真的在暑假上映的「暑假作業」。

主持人:小亮和蒟蒻妹妹鬥嘴是否也沒有劇本?
楊亮俞:對。每一場戲前面,我會和蒟蒻、老師、爺爺等先對台詞,大概知道內容後,就自己想。正式開拍後,也沒有想太多,就順其自然吧,兩人有時是聊天、有時鬥嘴,沒有死背劇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台北電影節

2014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